你那邊怎樣・我這邊ok|故事交錯劇情錯雜,監製王小棣臉書直播說明全整理

作者 :
刊登時間 : 2019.09.19

【你那邊怎樣·我這邊ok】做了很多嘗試,對於新傳媒和台視,都是一項嚴苛的挑戰。監製王小棣首開台灣戲劇先例,利用臉書直播來回應觀眾對本劇的種種疑問。首先,王小棣感謝兩地團隊不畏困難完成了如此不一樣、也不見得討好的戲劇,同時,對於嘗試不同的播出,讓觀眾覺得不習慣、甚至看不懂劇情架構而致歉。針對從粉絲專頁、批踢踢臺劇版上搜集網友問題,逐一說明,希望藉此能協助觀眾理解,並且繼續支持台劇的新嘗試。

【關於戲劇架構】

Q:為什麼要設計兩條故事線?

A:原本一開始想到的劇本是一對夫妻離婚了,一個在新加坡一個到了台灣所發生的故事,但是後來慢慢討論,如果可以跨兩地大規格製作,為何還要小清新?能否一起製作一個更具挑戰性的題材?經過多次研討後,就演變成現在的國際事件ATM盜領案事件。

媒體已然走向了多元化發展,不再只是電視連續劇的模式、也不再只限制於感情戲,雖然台灣現況是那麼令人著急,但大家還是不斷創新努力推出好戲。這次拙八郎為了挑戰更不一樣的事,所以我們用比較艱深的方式挑戰了兩地雙線交叉進行的故事架構。

===

Q:觀眾對台灣線1、2集以及新加坡線1、2集要如何理解?

A:無法即時全劇集收視、電視播出有廣告破口干擾和隔周播出的雙線架構,造成不少觀眾反應「看不懂」。

先說台灣故事線第一集,源自於非婚生女孩范筱艾(曾之喬飾),她自小就不被認同、沒有名份,就連親生父親喪禮想去鞠躬,也受到哥哥們覺得是來要錢的屈辱。這樣的背景讓筱艾留下很深的陰影,造成她無安全感,想變成有錢人來證明自己的扭曲價值觀,一心寄生上流,學習各種才藝、變化各種造型,就是希望隨時都能被人認可。

我們以跳躍的方式剪集出筱艾借錢做生意失敗的過程、處心積慮認識富二代,在網路交友認識BOSS,誤以為是企業家,實際上是警察(庹宗華飾)除了筱艾和甄蒂(藍心湄飾)這條線,同時串聯起龍航集團孝親號上藏毒的喋血案、騰昇銀行的鬥爭,隨著維芸(曾沛慈飾)追蹤ATM盜領案、刑偵成立專案筱處追查ATM事件以及ERIC(黃俊雄飾)和棟煌(陳羅密歐飾)成為嫌疑人開始躲避追蹤,故事正式進入了「逃亡者」「追蹤者」「報導者」「協助者」「操縱者」五線交錯。

台灣觀眾應該比較能掌握複雜的戲,於是台灣線用了大量的跳躍剪法讓觀眾進入多線索劇情甄蒂和筱艾的基礎、騰昇銀行台新兩地的交錯、孝親號事件、ATM的測試和盜領發生、維芸的新聞報導、偵三隊的行動)。

因應新加坡收視習慣,新加坡線選擇用說故事的方法呈現,由葉棟煌旁的口白帶出新加坡組屋的關係。第一集中我們看見電腦高手ERIC用駭入劍橋用假學歷進入了騰昇銀行,在被LINDA(范文芳飾)發現後威脅逼簽違法文件駭入LINDA電腦獲取機密郵件自保,同時販售設計ATM程式並到台灣測試賺錢。其中穿插了離開組屋到孝親號上工作的蔡富萊和同樣離家到台灣學掛爐烤鴨的棟煌,以及來到新加坡新任總經理的郭豪森面臨的各種狀況。

隨著ERIC到台灣測試,新加坡線分別為騰昇銀行裡權謀利益、龍航集團的吳品叡(陳泂江飾)和史奈達的李昊拉攏鬥爭以及圍繞在組屋區的那些人物故事……而從台灣到新加坡的羅廷軒和范筱艾,則一步步進入了風暴之中。

雖然是兩條線,但是你看台灣兩男在遊玩時,新加坡其實啟動天羅地網準備抓他們了;當你看新加坡在權力糾葛時,台灣也被連帶影響著暗自洶湧。所以我才會說是這是「連續、不連續,分開又合併」。

===

Q:為什麼台灣和新加坡播出的版本不一樣???

A:從編劇到前製,就發現兩個地方的媒體環境、拍攝流程都有很大程度的不同,甚至我們兩邊連一秒的格數都不一樣,格式對於拍攝來說是非常大的影響,會有說話不同步的問題。

拍攝總共超過300T的影像檔案,光是兩地存取以及製作,就面臨了很大的問題,種種因素還包含工作習慣、看戲角度、格數製作等問題,到了剪接時,時間逼在眼前,很可惜最後必須因應兩地的狀況各自剪接,這也是籌備之初未曾意料的挑戰。所以新加坡播出台灣線和新加坡線是新傳媒剪輯的版本,台灣播出的台灣線和新加坡線是台灣拙八郎剪輯的版本!!

【關於播出】

Q:為什麼採取一週台灣線,一週新加坡線這樣播出???

A:我們原來的期待,是新傳媒跟台視同步播出。新加坡電視台播新加坡線、網路上則播台灣線;台灣的電視臺播台灣線、網路則播新加坡線,期待以雙線架構搭配兩地同播的創新,達到兩地網友雙線討論,電視和OTT平台相串聯,台灣可以看台灣線後網路補上新加坡線劇情;新加坡則是電視看新加坡線、網路補上台灣線劇情。

原有規劃先播台灣線20集再播新加坡線20集,但這樣的播出將失去原本設計兩線要交錯的意義。後來新加坡維持兩台雙線周播搭配網路上架;在台灣則一周播出台灣線、新加坡線隔周播出。

當時考量一周播出同一條線兩集,讓觀眾先進入演員角色處境後,下周再去看另一條線兩集補足。本來想像這樣交錯是趣味的,顯然帶給大家很大的考驗,卻造成了大家隔周播出的記憶度困擾,官方粉專也持續釋出各種資料讓觀眾補上劇情,希望能讓大家預習兼複習。

===

Q:為什麼不能像新加坡每天播????? 

A:台灣平台會有成本的考量,以至於無法每天播出,而新加坡的日播也造成了觀眾可能跨地搶先收看的狀況,造成播出的期許度不同,但請各位看過新加坡的不要劇透,也歡迎回來看台灣版,畢竟剪輯是不一樣的。

台視周五晚十點播出,趕不及或覺得比較晚的朋友,八大戲劇台周日晚上八點播出,周日十二點整也會在OTT平台上架,沒有廣告一次看夠兩集會更清楚。

===

Q:播出方式有考慮每週雙線各播一集嗎?

A:之前試映時嘗試了雙線各播一集,你會知道大家都有抓到兩線對照的樂趣。目前重疊交錯部分多數出現在雙線的1、2集,往後就不會有這樣的狀況,希望大家能夠期待後續的播出內容。也希望播出能有進一步更符合觀眾調整的可能規劃。

Q:萬一只能看一條線,會建議看哪一條線?或是先看哪一條線?

A:如果只能看一條線,兩邊都是ok!兩邊故事情節走向其實不一樣,台灣走駭客刑偵也會有親情、愛情;新加坡則是企業鬥爭加上人性糾葛。如果看了引起好奇或產生興趣,再看另一條線也是可以。

【關於拍攝】

Q:既然是兩條故事線,為什麼會有重複畫面,還是同一個視角呢?

A:不一樣的視角,它完全是另外一個故事。例如拍羅生門懸疑案,可以用甲的視角、乙的視角去訴說同一個殺人事件。

但這次的故事是「一件事情」相關到兩邊的人,它的型態就是「同一個事件」,當相關的事件在兩地發生事實,兩線各有各的進展,所以並沒有視角問題,例如船上孝親號的命案,它就是發生了的事實(在兩地都有關係),並沒有說台灣的角度怎麼看,新加坡的角度怎麼看(沒有羅生門視角問題)。除非拍孝親號殺人事件,那就可以用不同角度去闡述論點。

這次的事件拍攝設計,因應萬一有人完全不看另外一條線時,單看一線就可以了解事情的全貌。因為同一時空、同一群人,該發生的事情還是會發生,只是若不是那一線的主要故事,它的份量就會少一點。我們期望說你看了一條線,你會好奇究竟這通電話打了那另一邊是會發生什麼事呢,郭豪森跟路瑞克說了什麼呢?你會去看另外一條線,因此在首兩集較多重複畫面部分,譬如孝親號上面的殺人,在台灣線著重於發哥的屬下在船上失聯了,只是提到事情有發生,新加坡線孝親號才會是重點,則是把前後經過殺人的過程完整演出來;例如台灣線筱艾玩網路交友被騙傷心難過,才決定去新加坡,反之新加坡線則不會完整地講述筱艾傷心的原因。

===

Q:為什麼台灣線第一集與新加坡的敘事方式不一樣?

A:在剪新加坡線時,針對范筱艾這個角色,把人生寄託在直接貴直接富,還有交網友的事件上,所以前面敘事會比較跳耀式,比較不是這麼順暢。因為述說她小時候的傷害,導致她現在的古怪個性,多變的個性凸顯她不安的內心,一下長髮一下短髮象徵了沒有自信,她在各個狀態中尋求安慰與寄託,所以描述她的方式會比較極端跳耀。筱艾內心的苦是扭曲的,誰喜歡被垂憐、誰喜歡生活不快樂,你能靠甄蒂多久?透過鏡頭和剪輯試圖把筱艾的不安透過畫面方式剪接呈現出來,但因為要講得太多,這部分只能用很短的時間就把它切過去,造成大家困擾,小棣老師覺得非常的抱歉。

新加坡這邊則因為對演員比較陌生,如果像台灣線這樣跳耀的話,大家會更不能接受,所以新加坡剪接用一個大家比較能接受的方法,像是從棟煌的口白揭開新加坡每個角色的背景,所以產生了風格上的差別,這是有點遺憾的地方。

===

Q:對新加坡演員陌生、有口音,而沒興趣看?

A:和新加坡工作之後已經熟悉他們的語言和口音,舉例來說,我們說:「ok!」,新加坡說:「can啊!」,就是可以的意思!對演員陌生的部分,我也問過住在新加坡的朋友,其實對台灣演員也不熟。但我們是一個海島國家,應該接受不同文化、打開自己的視野,透過這次合作,想把戲劇當成一個交流的平台,趁這次機會帶動台灣和新加坡兩地觀光景點的交流,例如劇中出現過的掛爐烤鴨、新加坡著名景點等,引起觀眾的興趣來討論。

【有關劇情】

Q:范筱艾小時候的回憶,被三個男生拒絕她,有網友自行腦補以為是郭豪森三兄弟?

A:小棣老師:那個不是,是范筱艾小時候被帶去生父家裡,要入門、證明、財產時被三個哥哥排斥羞辱,一個小女孩從小時候被三個哥哥用排斥的眼光看著,導致她從小有陰影。

===

Q:為什麼企業家的郭家豪宅,范筱艾可以輕易進去借廁所?

A:因為豪宅都是請外籍勞工在做清掃,豪宅區也都位在偏遠區域,大概都會有監視器和保全,照理說不會有外人走進去,幫忙打掃的外傭可能想讓人方便,所以才讓范筱艾進去借廁所。但實情是原本寫劇本時,當時討論很多拍攝方式,例如在外面草叢中裝上放大鏡頭偷拍,直到拍攝當下借到這間豪宅場景時,發現圍牆讓裝鏡頭這部分有點困難,最後才決定改用借廁所的方式。

在豪宅拍攝時,豪宅主人很nice,請傭人每天下午準備豐盛的點心招待全劇組,跟大家所認為豪宅的戒備森嚴不太一樣。這次台灣與新加坡的合作,在拍攝前新加坡導演召集所有團隊來念拍戲守則,讓我了解到新加坡對於拍戲相當守法,這也是跨國合作能帶給兩地製作單位很好的一個交流機會。

===

Q:當初怎麼想到以ATM盜領案的題材來拍攝?

A:從開始決定要國際合作就知道經費很高,想把國際案件搬上檯面,馬上聯想到台灣真實發生過的ATM盜領案,這就是國際案件,而且這個案子只有在台灣破案,所以也請教當時主導辦案的警官如何辦案,了解到辦案過程中的壓力,以及第一銀行的心情,當時真的沒有銀行想理我們協助拍攝,很感謝第一銀行,還借給我們當時被盜領的機器協助拍攝。

===

Q:關於劇名的由來 

A:劇名是陳玉勳導演想的,因為新加坡團隊很期待這部戲的劇名要有氣勢,在各種緊急壓力下,陳玉勳導演突然想到,而提出《你那邊怎樣‧我這邊ok》的劇名,讓我很喜歡,這劇名是帶有畫面和情感,在家人、夫妻、朋友、哥們間才有可能會使用,當你問他們怎樣時,會希望用「ok!」來做為不讓擔心的回答。

===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