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傑輝:不談工作時,歡迎到菜園裡找我

表演是溝通的藝術

因為食安問題,不少居住在城市裡的人,嘗試在陽台、頂樓,或是租用市民農園來種菜,享受自己種自己吃才安心的田園樂趣。在演藝圈資歷豐富,育才無數,同時也是拙八郎中擔任新演員表演教學重任的許傑輝,也是因為這個原因開啟了「城市農夫」的身份。

「現在只要一聽到有颱風要來,我的心情秒變農夫」許傑輝說,他剛數完無花果樹,今年結了一百多顆果實,心裏正爽,但是強颱預報一出,他就開始煩惱。因為種菜成了不工作之餘的生活重心,甚至每天出門工作前,必定巡視菜園的例行公事,經年累月的投入,練就了「起床只要聞聞空氣濕度,就可以知道下午會不會下雨」的看天本事。

許傑輝會開始種菜,是因為在路邊撿到保麗龍箱,從陽台上的迷你菜圃開始嘗試。到現在,自家頂樓上的許氏農場有果樹區、菜苗區、直立式的植生牆還有錦鯉池。

和毛毛蟲溝通、看藍鵲吃蚯蚓好療癒

「專注投入」是許傑輝在上表演課時,經常提醒演員一定要做到的事情,而他做任何事情都是用這樣的態度奉行到底,就連種菜也是。

回想剛開始種菜時,為了要做到「有機無毒」不施用除草劑,常常一個下午蹲在菜圃上,一根一根地拔草,拔到天都黑了,還挑燈夜戰到拔完為止,甚至不想灑農藥,所以嘗試自製辣椒水、醋水,來防止毛毛蟲,「沒想到也有愛吃麻辣火鍋,還是把菜苗吃光光」許傑輝笑說,也因為這樣,他會開始找資料找農夫請益有效的方法,甚至連哪種土質適合種菜、哪種土質適合種水果,都瞭解得清清楚楚。

表演其實是溝通的藝術,深諳這門藝術的許傑輝,也會和菜園裡共生共榮的各種動物溝通,像是經常把菜苗吃得精光的毛毛蟲,許傑輝發現直接和毛毛蟲明講,「我是地主,可以稍微尊重一下嗎?這一區你們可以吃,另外一區留給我,不然我就把你們拿去當錦鯉的小點心」,果真部分區域的蟲害明顯減少。

為了讓直立式的植生牆上的盆菜也能茁壯,許傑輝刻意在每一個盆花器裡都放一隻蚯蚓,讓蚯蚓幫忙鬆土,產生排泄物當天然肥料,但是突然拜訪的台灣藍鵲就趁他轉身,一盆一盆叼出蚯蚓,許傑輝當下只能用眼神和藍鵲溝通,近距離地欣賞藍鵲優雅的進食秀。

頂樓菜園像是即興演出的生態劇場

「有時候沒事,下雨天,我也會端把椅子、撐把傘,坐在頂樓,聽魚池裡的水聲和自成節奏的雨聲,就會覺得很平靜、很放鬆」許傑輝說,從無心插柳開始的保麗龍陽台菜圃,到現在生氣盎然的頂樓菜園,就像一個隨時都有人有動物即興演出的「生態劇場」,對許傑輝而言,意義非凡。

出生大家族的許傑輝,從小不是個因為會唸書而得到注意的孩子,在六、七十個內外孫裡,也不曾因為成績優異被大人拉到阿公阿嬤面前讚許一番,但是他一直記得,孩童時代,跟著阿公下田,奔跑在田埂上,拿著竹簍裝著點心,分點心給每個農夫,他們臉上滴著汗水,道謝的笑容,一直是種幸福的印記,深深烙印在許傑輝的腦海中。「我會種菜,有一部分原因是思念,也有一部分是延續」許傑輝說,投入表演工作三十年的他,時時刻刻都在面對生活和工作的挑戰,而每天在菜圃裡至少待上幾分鐘,聽聽水聲、聞聞泥土氣味,都能讓他回想單純的幸福,時時刻刻提醒自己對於戲劇工作專注的初心。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