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程紀錄|三月份耕作計劃–寫實表演-非語言敘事

作者 :
刊登時間 : 2020.03.19

課程紀錄|三月份耕作計劃–寫實表演-非語言敘事

 

在表演時,我們時常過分仰賴語言,有時候我們以為語言能夠表達一切,但語言在生活中就常常帶來誤會,更別說是試圖重現生活的表演,身體卻是遠比語言直接的一個工具,三月份的耕作課程,我們邀請到田孝慈老師,帶領學員從自身故事中探索情緒、發展敘事線,同時挖掘建立在情緒之上身體動態可能的樣貌,透過肢體動作說說心裡話,藉由情緒找到肢體動作的重量。

課程一開始是簡單的丟接球,喊出對方的名字之後把球丟給對方,接著每個人都為自己取一個水果名,用一樣的模式丟接球,在一切變得容易之後,一邊遊走,一邊進行這個活動,熟悉彼此順便暖了身體。在過程中感受腳掌如何移動、在過程中我們如何使用自己的身體。

 

 

一連串的熱身之後,孝慈老師要所有學員找一個關注的對象,在遊走的過程中盡可能的遠離他、跟隨他,最後眾人因為互相跟隨會聚集成一個群體,人與人肩併著肩走路,一起移動、一起慢慢蹲下。速度感的不同會使關係改變,而作為跟隨者與帶領者,也會因為角色的不同而也不一樣的感受,帶領的不僅僅是帶領者,也同時是跟隨者,而跟隨的人也必須釋放出訊息,主動地讓帶領者感覺到自己目前的狀態。

 

 

接著兩兩一組,一個人在空中以拳頭的方式給對方一個點,並指定部位,另一個人則使用該部位,以不同的速度經過不同的路線到達該點。經過幾個點之後,給點的人離開,每個人要記住所有路線,以及各個點連結的方式。透過身體的彎曲跟伸直、不同的速度以及質地,形成一連串的動作。

 

 

第一堂課的最後,孝慈老師要每個學員寫下一則小故事,回家之後試著用身體被一個力量影響著的方式,傳達這個小故事的情緒。

第二堂課的開始,所有學員從地板慢慢把身體的位置拉高,在孝慈老師給的拍子內完成由最低到最高以及由高至低的指令,路線是自由,但孝慈老師提醒大家要去思考如何分配拍子,而不是因為害怕太快到達最高的位置,在過程中由從高變回低姿態,這些動作會變成違反目標且多餘的。

 

 

接著兩人一組,一人作為帶領者,另一個人則是跟隨者,帶領者掌心對著跟隨者,跟隨者必須面對掌心跟隨帶領者,以不同的速度以及不同的方式。如同上一堂課的群體一起移動,帶領者並不是要整跟隨者,而是要感受對方,帶領者必須關注對方的需要、感覺對方是否跟上自己的速度。

 

 

課程最後,學員呈現了自己的小故事片段,孝慈老師在看過每個片段之後,給出指令,用速度、空間改變與建立關係,讓這個片段長出一些新的枝枒,或許與學員本來的故事相似,也可能不同,在過程中,透過這些改變,觀察到人在不同情緒以及關係中的狀態。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