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程紀錄|九月份耕作計劃 – 身體與聲音

作者 :
刊登時間 : 2019.09.20

課程紀錄|九月份耕作計劃 – 身體與聲音

 

許多表演書上都寫著:表演是人類與生俱來的能力,那究竟是甚麼阻礙了我們表演身體與人的連結,時常在社會化的過程中,讓理智漸漸控制我們,而表演課就是要把理智這個巨大的阻礙拿掉,在工作與生活中,找到與身體相處的方式。

 

課程的開始,佾玲老師請學員閉上眼睛躺在地上,放鬆身體慢慢地呼吸,並且觀察呼吸帶給身體甚麼樣的改變打開對身體的覺察以及感官。觀察的同時回想今天從早上開始經歷的一切,從起床開始把每一個思緒與動作用呼吸幫助自己說出來。

佾玲老師提醒,這些句子或是聲音,都要在真正感覺之後才可以被說出來,不需要表演」剛起床的樣子,演員必須回到自己的感受,因為表演最動人的地方就是誠實,即便只是一個人在你面前真心的喘了一口氣。

 

接著佾玲老師請學員從站姿轉換到躺下再由躺著慢慢站起。過程中不可以使用雙手,試著用雙手之外的部位讓自己完成,喚醒自己平常生活中鮮少使用而沉睡的肌肉,這個過程要在特定秒數之內完成,並且嘗試用不同的方式躺下與站起。

 

 

做完這個活動,佾玲老師強調讓自己身體疲累的重要性,要如何屏蔽理智對身體的控制?就是靠著累到無法思考時,只能完全倚靠身體的直覺,也叮囑學員不管做任何活動,在過程中都不要評斷自己或者給自己打分數,表演課的活動與遊戲都是與自己身體的相處過程,不是比賽亦非考試。

 

課程來到第二階段,全班圍成一個圈,玩蜘蛛人遊戲,吐絲者必須把動作與眼神做清楚,發出「噗嘶」的聲音,遊戲往往因為不清晰的動作或眼神暫停。佾玲老師提醒大家,任何在可疑範圍內的人,都應該積極地把這顆掉落的球接起,讓遊戲繼續下去,比起杵在原地看著對方都來得好。

 

 

接著兩人一組,接收指令組成特定的身體型態,大家在指令之後運用身體的直覺,因此同樣的指令每一組的造型往往各不相同。在這之後甚至要組別互相模仿對方的身體型態,考驗學員的觀察以及身體能力。

 

 

課程最後,佾玲老師帶學員做盲人練習,一位明人帶領一位盲人體驗這個世界,讓盲人去玩教室裡所有的東西,並且保護盲人的安全。不管是音樂還是今天的天氣,兩個人對所有刺激做出回應,讓故事自然發生,不刻意用頭腦想。

做完幾輪活動之後,學員發現不同人的帶領以及被帶都有明顯的不同,跟對方的手接觸的當下,就可以感覺出他的個性,而面對不同個性的人,如何微調帶領方式,使其安全消除疑慮關鍵就在於「交流」,表演處理的就是人跟人之間的交流以及能量的傳遞。

最後一輪結束時,必須有人離開對方到教室外,被留下來的人睜開眼時,只剩下自己與充滿回憶的空間。共同的經驗、一起經歷的時間,讓學員體驗了離別的真實感。

 

 

有經驗的演員也時常忘記這件事 : 好好感覺,真實經歷這些感覺的起點。一起放鬆、相信、探險,拓展各種不同的可能性,不只是用表演技巧複製每一次的演出,表演難就難在每一次都要重新發生、重新感覺,而這件聽起來不可能的事,就是演員的工作。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