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程紀錄|一月份耕作課程—身體的特寫鏡頭

作者 :
刊登時間 : 2021.01.26

課程紀錄|一月份耕作課程—身體的特寫鏡頭

 

「演員,其實是在用靈魂和這個世界溝通的。」

 

       

        這次的課程我們從感官的打開開始,在暖身時,有意識的覺察自己在活動的部位,覺察到我在觸碰我自己,我在給自己熱能,而縱使眼睛無法一次看到四面八方,仍然可以感覺到在這個空間中,所有人的分布情況,進而大家可以一起努力在不同速度行走時均勻分布於空間。

        接著開始想像踩在泥土地、想像周遭的介質是泥漿、是流水,介質的想像幫助身體質感的轉變,並且從中灑下些變化進行調味,走路先慢後快、先快後慢、先呼吸、後呼吸、停頓的時機,這麼一丁點的改變,會讓身體產生什麼不一樣的感覺,感受這之間的差異,在這過程中進行塑形與流動,去更細膩的更具體的覺察。生活中亦然,這次有個作業是自己的觀察日誌,日常中發生了什麼事,自己會有什麼樣的感覺,這個感覺是怎麼來的,有這種感覺的時候身體發生了什麼事,皮膚、肌肉、骨頭,身體這個複雜的機器無時無刻在各司其職,敏銳的和它建立良好的溝通關係,未來需要的時候便可嘗試複製與重現。

 

「表演好玩,就是因為可以知道我們有多少種表達的可能。」

 

        

        

       老師請學員以呼吸和節奏的改變為工具,發展一小段的故事表演,老師強調,以此二者為始,情緒自然會發生,享受其為自己帶來的驚喜與禮物。然而在表演的過程中,偶爾還是會感覺到自己是在「演戲」,是有幾分刻意的,老師也提醒,如果要那麼用力的表演,一定是哪裡被阻礙;表演其實是一種本能,如同呼吸一般,但老師發現都市人常常會莫名的憋氣,覺得要隱形、縮小自己,什麼時候我們被阻礙了呼吸的自由?不要小看自己,久而久之會改變自己的樣子,變得僵硬、恐懼。而到底要如何讓一切自然的發生,老師提到要「餵養欲望」,讓感覺在身體裡真正產生,重心的轉換就是欲望的第一個動作,行動的前導站,於是雕塑工廠就這樣開始了,學員兩人一組,互相將對方作為自己的雕塑作品,致贈對方其不曾創造過的身體姿態;雕塑作品完成後,學員們細細觀察這塑像博物館,欣賞這些或生動或靜默的各異形體,而後老師帶領大家很驚奇的發現,原來只要對雕塑的某個小部位—例如腳趾頭,做非常細微的調整,其帶來的張力感便截然不同。

 

 

「我有感覺到的,要如何讓你也感覺到,這就是演員。」

 

     

       目的為讓對方接到球的丟接球練習,看似輕鬆毫無難度,掉球的情況卻是屢見不鮮,老師請大家加入對方的名字和球同步拋出,用更多珍惜的感受與想像力,讓欲望進入身體,接球的人可以感受到對方溫柔地把我送到我面前,打從心底感受到自己一定接的到球,其實只要相信人和人之間有善意的連結,是能夠得到回應的。

接著大家的新任務是在教室中隨意找地方停留,一個接一個中性的、拋掉自身個性的站起、前進,找個地方面對觀眾站五秒、走回,下一階段再加入和教室任何物件互動的定格動作,這是一個很神奇的過程,明明就只是單純的站立,不同的位置卻有那麼一些不一樣的感覺,加入定格動作後那感覺更強烈了,每個靜止的人都在述說故事,所有選擇都透露著訊息,引領我們發現這習以為常的教室裡不曾注意到的事物。

         速度、氣息、身體姿態、局部動作,一切都來自於對身體有意識的覺察,靈感來自於生活,把感官打開,試著讓每天都充滿感覺,身體的特寫鏡頭便由此而生。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