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程紀錄|七月份耕作課程—動物轉化

作者 :
刊登時間 : 2020.07.28

課程紀錄|七月份耕作課程—動物轉化

七月份,溽暑,炎熱卻同時蘊含著某種生命力,在大地的氣息中,許多生機悄悄地被喚醒,這個月的耕作課程邀請了三缺一劇團的藝術總監,同時也是一名劇場演員的魏雋展老師來為大家上課,藉由動物的動態與非日常的身體,經歷有擴張、明烈存在感的身體經驗。

雋展老師說:「以前年輕氣盛的時候,看到漂亮的身體,想盡辦法練習,用自己的想像翻滾,結果渾身是傷。」一天好友卻跟他說:「你是要當雜技演員嗎?你要去比奧運嗎?真正重要的是你要用身體表達甚麼吧?」從那時,他就開始思考身體訓練的意義與本質。

重量訓練算演員訓練嗎?游泳、跑步、瑜珈、太極拳、京劇,算演員訓練嗎?

我們必須將訓練分類,要了解訓練在光譜的哪裡,去思考整理每一種訓練的核心,整理出自己的觀點,了解自己長期、中期、短期想要達到的目標:事實上,時間,也是一種訓練方法。一個訓練的核心及核心外所具形成的標靶,兩者加起來才能構成屬於自己的訓練。

 

 

求生的慾望,害怕的感覺,沒有了這些,當獵豹去追趕羚羊,只要失敗一次這一生就玩完了。生與死的感覺,會讓戲劇性強大。小時候常玩的鬼抓人,就像是死亡追趕著遊戲者,鬼就象徵著死亡。就如同動物在生存空間中的日常,老鷹捉小雞、紅綠燈都是這種遊戲的變形。當演員把這種生死感帶入自己的表演、關係裡,似乎就可以了解角色想追尋的東西。

看了一段蜥蜴與蛇獵殺的影片之後,雋展老師帶領大家進行老虎抓雞的遊戲。所有人自始至終閉上眼睛,一開始眾生皆是雞,雞群中有一隻被選中,變身為兇猛的虎王,老虎將一直保持低姿態爬行,獵取場上的雞,當雞就範後也會成為兇猛的老虎,因此老虎只會愈來愈多,情況對雞而言是愈來愈險峻。

遊戲到後段,僵局出現,一群老虎聚在一起彼此抓取,怎麼樣都無法在眼盲的情況下抓到雞,爪子獵到的永遠是另一隻爪子,看不見方向的牠們不停在繞圈,而伶俐的雞則巧妙的在邊界小心遊走。老虎總是在爬行及獵取的過程中發出巨響,讓雞得以抓緊時間奔逃,那些伶俐的雞,更是輕巧且機靈,一感受到虎爪,便勾起腳彈跳至遠處。

老虎的聲音,在這個遊戲中或許向靜默的雞暗示了行蹤,但老虎夥伴也可透過聽音辨位,去加強攻擊;而雞除了盡可能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更必須輕柔且勇敢的奔逃,遠離聲音與老虎。

 

 

接著又看了獵豹與羚羊的片段,獵豹、羚羊,是本次課程要模仿的動物原型。獵豹屬於短跑型,奔跑一陣便會因過熱而需要休息,每一次都必須消耗大量的體力,而羚羊的視野因為眼睛的位置比起獵豹更為開闊,因此感覺自己被盯上時,必須想盡辦法讓這個追趕延長,消耗獵豹的體力。兩者擁有不同的能力在進行生存遊戲。

體驗動物時,我們時常以型態作為模仿的首要目標,然而形體的改變有其極限,除非我們模仿的動物是靈長類。除了型態,雋展老師希望大家可以看見羚羊及獵豹的「意念延長線」。

第二堂課,學員帶著回家作業的心得來上課,作業是觀看大量的武術、獵豹、羚羊的影片,在這一堂課學員們準備創作屬於自己的拳法。

課程開始,雋展老師帶領大家一同站樁,站樁就像雕塑一樣,是極為凝練的藝術形式,捕捉的動態凝結的瞬間,彷彿一旦凝結身體就會立刻開始動作。

開始前,雋展老師親自示範孔武有力與渾身是勁的差異?孔武有力是肉的力量,將肌肉緊繃產生力量,而渾身是勁是放鬆可流動的肌肉。兩人一組,手臂對手臂,柔軟地來去,不使用僵住的力量抵抗彼此,而是動力的傳導。

 

 

 

 

閉上眼睛,頭頂像是被絲線拎著,沉肩、墜肘,身體同時有往上及往下的複合性力量,將舌頭輕輕地捲在上顎,腹部繼續往下,像是有水望下流動,含胸、挺背,鬆腰、落胯。大腿骨接到膝關節、腳底板,將腿部的肌肉放鬆,腳底板的骨頭踩著肉墊,身體的中心不偏前也不偏後,讓呼吸均勻而綿長,想像身體的水流流進地面。腿微彎,頭頂被懸起,脊椎一節一節往上,身體慢慢升降。接著手臂像抱著一罈酒,在身體前形成一個圓,身體加上絲線的想像懸著,「歡迎來到站樁地獄」,雋展老師開玩笑地說。

 

 

站樁結束後,雋展老師帶領學員進行另一個小練習,眼睛閉上,在指令下眼睛會長在不同的部位,以這些部位觀看世界進而改變行動,產生具有動物感的身體,雋展老師給學員不同的情境,這些奇特的身體型態在這些情境下呈現出許多有趣的身體表情。

 

 

課程最後,在一系列的身體經驗中,汲取靈感,學員各自發展屬於自己的流派,成為拳法大師並且發表自己的拳法。最後的最後,所有羚羊、獵豹各成一組,經由雋展老師帶領呼吸、身體的動能傳遞,以及在荒野中的情境,學員們各個以兩種動物的動態質地、特性,讓動物降臨在自己的身體裡,共同完成一個像是在部落祈禱或是祭神的儀式。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