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程紀錄|八月份耕作課程—空間中的動作

作者 :
刊登時間 : 2020.08.31

課程紀錄|八月份耕作課程—空間中的動作

表演一定要做到忘我,想達到忘我的境界就必須擁有空間感。空間,除了建築物、環境、戲劇場景,這些劇本中描繪的實際地理空間,還包含心理的空間,表演者必須在虛擬與現實的空間中同時存在。

在一個人忘我的時候,往往會忘記自己的身體,我們不會在忘我時刻意控制與表現身體,因此空間本身應該是大於身體的,空間先行於故事也先行於身體,它就是這麼霸道地出現在觀眾眼前,觀眾一眼晃過去在甚麼事都尚未發生時,就已經被空間影響了。

 

堰鈴老師搖晃手中的鈴,鈴聲響起,學員們在空間中遊走,凡聽見鈴聲響起就必須換一個節奏,並保持這個節奏。方向、速度、身體的高低在身體裡產生不同的韻律感以及重心轉移。在活動中感覺自己如何與地板接觸,如何輕踏、脆脆地戳、重擊地板。在心裡響起世界各國的音樂隨之起舞,或者意識彷彿飛到了充滿生機的草原,那裏有不同動物,每個都有截然不同的行動方式;飛到不同的地理環境,冰原、布滿青苔的岩石、溪邊、沙漠…。

「不要管七點鐘之前你在幹嘛,不要管你是誰,我們專心地作這件事,而且很快樂。」堰鈴老師說。

在這些變化之下,猖狂地害羞地喝作地困窘地快樂地,角色在不同的嘗試中誕生。學員們就這樣,在小小地空間中遊走了十幾分鐘,這個大家最常在放空走路的活動生出了好多角色樣態。

 

喘息之後,學員們均勻分布在空間中,以不同的部位與地面接觸,每個部位作為一個點,用身體三點著地。在這個活動中,很自然地會用身體思考,呈現出不同的身體樣態,意外發現生活中鮮少使用的冷門部位,感知身體與空間不同的組合。

接著兩人一組,一個人作三點著地,另一個人則用手腳、用身體畫出虛跟實的空間,畫圖者可以自由地流動到其他雕像。一組的流動發展至整體的流動,於是所有人遊走,隨時都可以選擇定住成為雕像,經過的人可以選擇畫出身體與空間形成的虛實空間或者離開。

 

 

一個人上台成為雕塑,另一個人上台作與他有關的動作形成另一個雕塑,作出 相似或對比。在進行幾次之後,我們可以發現多數人對於身體與空間的想像常常建立在情節、故事性。堰鈴老師請大家用另一種邏輯,暫時拋開這種雖正確且明朗但少了一點甚麼的直覺想法,試著單純使用空間:空間中的位置、身體的角度,兩座雕塑能夠在空間形成何種氛圍。

就空間而言,空間這麼大,為甚麼我們只能在這一小區塊表演?

就表演而言,為甚麼兩個人身體的組合僅止於一句話就能說完的故事,而不是一種氛圍,它可能散發著隱隱地悲傷,卻好像沒那麼單純,有更大的想像空間。

我們對表演的想法時常有非常清楚的邏輯,刺激加上反應,以聚焦的行動呈現。堰鈴老師引導學員從另一種角度看待空間與表演,更擴散的用美術的概念去執行,不再將想法局限於戲劇化、故事性的表現。

 

 

我們可以簡單的將創作的工具分為理性與感性,理性關乎邏輯、形式,感性則是關於創作者自身的情緒、狀態、感受。

做為一名演員,我們必須要有分析動作的能力,當我們看見一個動作,應當要能了解大多數的人對於動作理解的共通性,如何整合、運用這個具有人類共同經驗的理性產物,就是感性的領域了。

 

第二堂課暖身開始,兩兩一組,堰鈴老師作為雕塑站在中間,其中一人成為雕塑家,另一個人是無意志的黏土,任由雕塑家雕塑成老師所呈現的雕像,全程黏土人要閉上眼睛。雕塑者必須看見一切細節,身體各部位的方向、重心,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

 

 

接著所有人躺下,頭朝著中間圍成一個圈,一個人說一個詞,其他人再說出由這個詞彙衍伸出來的任何詞,或許可以理解成意念的接龍。第一次,大家非常彬彬有禮的聆聽、等待、說話、聆聽、等待、說話…..週而復始保持一個良好的秩序。「不要等不要想,有甚麼就直接說出來」堰鈴老師說,於是終於,這個遊戲變成一個有機的互動,所有意念在空中被拋出來,意象一個個在空間中綻開又轉化。

 

 

椅子,世界上有各式各樣的椅子。醫院的椅子、公車站的椅子、電影院的椅子……不同的椅子標誌出不同的空間,在這些椅子上的人們也經歷著各式各樣的事。

堰鈴老師請學員坐上椅子,確實看到周遭的空間和人,在那個場域會有什麼樣的氣味、聲音甚至是事件,讓一切自然而然地進入,覺得差不多了,就可以下場。場上幾乎不會有事件發生,演員亦不消刻意做些甚麼展現自己所在的空間、經歷的事件,只要如實地存在、反應。

 

 

課程最後,畫圈、攻擊、漂浮、跳躍,不同的動作自由切換與結合,這些做起來好似在跳舞的動作,其實與許多生活中人類真實的片刻呼應。我們總會覺得跳舞好像充滿表演性,用這樣的動作來演戲「很演」,但這些動作在戲劇中有時候卻是有效的,觀眾就是會被這樣有擴張和能量的動作帶動和吸引。

 

 

堰鈴老師說她認為一個演員應該在「很演」與「不演」之間自由切換,在不同的時刻調配適合的比例,表演者應該去理解不同表演方式,進而整理出屬於自己的系統。而想法、實踐、視覺、身體、是一起協調的,當我們足夠練習,這些場景和情緒會自然出現在心中。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