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程紀錄|十二月份耕作計劃–從劇場到影視,美術設計的思考和轉化

作者 :
刊登時間 : 2019.12.04

課程紀錄|十一月份耕作計劃–宇宙中的自我

 

十二月份Studio Q表演教室邀請了劇場設計出身的鄭烜勛老師,與同學聊聊從劇場到影像的美術設計思考轉化。

課程一開始,每個人得到一張半開大小的白紙,六個人一組,每個人負責模特兒的不同部位。分配區塊、討論五分鐘後,各自分開進行繪製二十分鐘,最後再拼湊起來。

 

 

第一輪的結果中,某些組的比例非常有默契地相似,而某些組呈現的是有一些差異的比例、用色以及質地。同樣的邏輯,第二輪則是將時間縮短為五分鐘,圖畫紙的方向以及大小被要求要有變化,討論時間則是縮短成一分鐘的時間,學員將其擺成了有些錯落的形式,彼此偶有交疊,有些組別更將紙張摺疊起來組合。

 

 

第二輪的結果出爐,雖然成果依然讓大家捧腹大笑,然而在顏色的使用上卻是比時間充裕的第一輪更加協調,而和第一輪同樣存在的比例問題,卻因為紙張的彼此交疊、不規則的擺放,而呈現出一種更引人入勝的趣味感,各部位的彼此交疊和覆蓋也讓觀者可以有更多的想像空間。

學員發現因為時間上的限制,大家反而會去在意同伴正在進行的風格、色調以及部位,第一輪時擁有極度充裕到有些人畫著畫著便開始發呆的二十分鐘,第二輪則是讓學員一聽到就大呼不可能的五分鐘;這個時間充裕度上的落差,反而讓大家真的開始在意彼此,而不是一個人專於於自己的創作上。

烜勛老師將這個情況比作在劇場或是劇組裡的工作,眾人共同完成一個作品,但是做藝術創作的人常常會有很多自己的想法,要如何融合他人與自己的想法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否則作品可能會變成多頭馬車,每個方向的馬都死命地往自己覺得正確的方向衝。

這個心態不僅僅是存在於導演、設計之間,演員的工作亦然,沒有一個演員可以只關注在自己身上,演員必須了解導演融合各設計之後提出的方向,再加入自己對劇本與角色的觀點,在設計所賦予的環境存在、對於其他演員丟出的球,作出反應。

結束了充滿驚奇與笑聲的共同創作環節,烜勛老師向學員介紹自己從對漫畫、模型有興趣到進入舞台設計的領域的過程。老師從為一齣戲定調開始說起空間設計的發想過程,大學時期他的老師每一堂課都要學生向劇本提問、從劇本裡找到解答,一直問到問不出問題還要絞盡腦汁繼續提問;而所有解答都在劇本裡,因此大家稱劇本為「聖經」,在這樣的情況下便能愈來愈了解劇本。充分了解劇本之後,便能為劇本定調出幾個形容詞,再由這些形容詞繼續發想這些形容詞觸發自己聯想到的任何詞彙。

 

面對創作的瓶頸,烜勛老師常常會先把問題放著出去逛逛,他打趣地說雖然看似在偷懶,但是當他開始工作一個劇本,他生活中所觸及到的一切都會讓他忍不住與正在工作的劇本聯想,出去放空接收新資訊反而常常能夠找到靈感、突破瓶頸。

「藝術創作不是醫生在開刀,你不會因為劃錯一刀害死任何人」,烜勛老師說起這句影響他甚深的話,過去他曾經被他的老師形容像是太極的中心,既不理性也不感性,聽到這段話後,才發現自己不知道在怕甚麼,漸漸地嘗試更大膽且自由地創作。

課程最後烜勛老師鼓勵學員要有自己的興趣,所有的興趣都有機會幫助藝術創作,而這些興趣往往會讓你在不知不覺中得到許多意想不到的技能,發展出更多元的表達媒介。「最重要的是擁有表達的工具,技巧是可以慢慢練習的」,他坦言自己過去並不是非常會畫畫的人,但是有一天他突然開竅了,這並非上天賜的機運,而是慢慢累積出來的能力。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