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程紀錄|十月份耕作計劃–影像中的空間、空間感與表演

作者 :
刊登時間 : 2019.10.16

課程紀錄|十月份耕作計劃-–-影像中的空間、空間感與表演

高達說: 「電影是聲音加上影像」,這句話是否同樣能解讀成影像是演員加上空間?十月份StudioQ邀請八位創辦導演其中之一的安哲毅導演,與學員討論空間可以對表演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對於一個演員來說,故事本身往往是表演的重點,剛剛經歷的事對於角色以及劇情發展的影響,是演員必須清楚知道才能夠表演的。然而同樣的故事,放在不同的場景空間裡,就演員的感受來說必定會造成不同。因此演員在表演過程中,除了顧及正在經歷的故事本身之外,更應該打開感官與空間對話。


安導演說: 「空間是有表情的」,這句話聽起來非常有想像力非常玄妙,導演舉了許多電影作為例子,同樣的劇本在同樣的場景,一場陪審團的激辯發生在小小悶熱的房間,與發生在非常寬大寒冷的空間相比,演員的動作以及鏡頭距離就有非常鮮明的不同。而演員必須意識到這些差異,就自己的表演做出調整。
除了空間大小的差異,角色本身對於所處空間的熟悉與陌生也是演員必須要去思考的,在自己熟悉的房間,與初來乍到第一次造訪的地方,演員的身體必須做到差別;同樣地角色跟角色之間的關係,也可以透過兩人之間的接近與遠離創造出關係上的空間,這些就是演員可以在表演中做到的細節。


當演員初來乍到拍攝現場的空間,演員可以思考哪些地方是「表演空間」,而哪些又是「虛的空間」:哪裡是角色可以走去的地方,哪裡又是角色心理上不願意接近,或是現實或物理上使角色無法接近的地方。安哲毅導演以國畫中的留白舉例,國畫中景色之外的留白總是能帶給觀者不一樣的想像空間,看似是單純的白,卻是畫家精心的布白,實景與白必須有所關聯,使人們可以透過聯想完成作者沒有直接表述的畫外含意。


除了表演本身,安導演也帶大家看了不同電影中,導演鏡頭的敘事方式。從車子拍出去的鏡頭,帶領觀眾跟著車子一同前進,此時車子本身成了角色,觀眾從它的視角認識世界;而鏡頭若是從空中鳥瞰地上的情景,這樣的視角或許就可以帶出某種權力關係。安哲毅導演鼓勵學員,今後不管在看電視劇與電影,可以同時思考為甚麼導演使用這樣的鏡頭,也進而思考自己的表演能夠如何調整。


課程最後,學員也提出自己曾經看過之電影作為例子,和安導演討論鏡頭框出來的畫面與導演想表達的意涵,許多學員的分析都讓安導演笑著說:「想太多了!」但這是影像的初學者很容易遇到的情況,了解了影像的概念之後看影像作品時都無法專注在表演上,隨著經驗累積,可以漸漸超脫這些概念,同時觀賞到表演、故事本身與導演的手法。

延伸閱讀